荣华或清苦,都像第一遍茶,切记倒掉。而浓茶转淡,饮到路断梦断,自然回甘。

这是巴黎,一座漂浮而不沉没的城市。
它坐落于法兰西的北方,冬天的时候会有些冷。去哪里之前,我阅读了一些有关她的文字。在那些描述里,她非常美丽,千万人向往她。而她之于我而言,似乎有着别样的意义,那不仅仅局限于香榭丽舍大街,或是巴黎铁塔这样的风景。
——《晚安,巴黎》

评论
热度(4)
  1. 樵焉玄烬 转载了此图片
© 玄烬 | Powered by LOFTER